首页 >> 最新文章

生物农药最难攻克应用关毛杜茎山

2019-08-24 20:22:20

发展生物农药,科学家们攻克了一道道技术难关,可至今它在国内的应用普及率还只有3%-5%,“中国制造”一半以上出口去了欧美等地…… 生物农药,最难攻克“应用关”。

害虫有天敌,也有它们的致命传染病,科学家利用这些自然规律,研制出生物农药。生物农药能高效防治病虫害,不易产生抗药性,对环境和人体又很安全,照理说应该“以摧枯拉朽之势”取代化学农药。

然而,自从1972年生物农药研制在我国起步,发展至今它的应用普及率还只有3%-5%。国产的生物农药,一半以上出口去了欧美等地。

在食品安全问题日益突出的当下,为何我们自己不多用些生物农药?在河南省济源市采访,记者从一家生物农药企业和它的农民用户那里,了解到一些缘由。

害虫是生产原料

中国科学院与河南省在2002年启动了一个院地合作项目,共建生物农药的产业化基地,将中科院各个研究所研发的生物农药技术,集中到这里做产业转化。

这个项目落在济源白云实业有限公司。这是一家私人创办的企业,总经理程清泉坚信,生物农药在中国会有灿烂明天。对每一个前来转化的技术成果,他们都十分用心,跟科学家合作愉快。

生物农药分很多种,天敌、昆虫病毒、植物抗生素是其中重要的三大类。在这家公司,每一类都有专门的生产线。

这地方非常有趣,养了许许多多害虫:培养天敌,拿它们当“饲料”;生产昆虫病毒,则拿它们做“生物工厂”。而怎么大规模、低成本地饲养害虫,正是一项关键技术。

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秦启联实现了这一突破。大量棉铃虫挤在一起,极易自相残杀,结果他找到了独特的饲料配方,能使它们和平共处。“这一来,现在我们要多少棉铃虫就能有多少,用它们繁殖昆虫病毒,成本大大降低。”秦启联介绍说,昆虫病毒感染棉铃虫后,就在虫体内繁殖,待棉铃虫死亡,可将病毒提纯出来制成粉末状农药;农民将农药兑水稀释,便能直接喷洒到田里杀虫。

瓢虫是蚜虫的天敌,昆虫病原线虫是天牛、韭蛆及地下害虫的天敌。只要有害虫做“饲料”,它们都能大量生产出来,投放到需要的地方控制虫害。

白云公司投资5000余万元,已建成4条昆虫饲养及病毒扩增生产线,2条原药生产线,3条产品加工生产线和生物农药技术研发中心,成了我国最大的昆虫病毒杀虫剂研发与生产基地。

此外,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制的高效植物抗生素——新奥霉素也在这里中试,目前已建成年生产能力200吨的发酵中试生产线。

西瓜地里的纠结

生物农药的效果相当好。植物病毒病有“植物癌症”之称,作物一旦感染,很快就会停止生长,继而死亡。新奥霉素是它目前少数几个“克星”之一。

中科院成都生物研究所副研究员肖亮介绍,在作物生长的合适时机喷洒新奥霉素,可减轻病害对苗期的影响,使幼苗生长健壮,“我们在宁夏示范基地使用后发现,化学农药少用了30%-40%,而最终收成提高20%-30%。而且水果的果型均匀,商品率高,还能卖出更高价格,农民收益增加。”

那农民是不是就更喜欢用生物农药呢?答案似乎不那么肯定。

在济源市郊的承留镇卫佛安村,有几百亩用新奥霉素防治西瓜病毒病的示范田。去年,农民王上营家的4亩瓜田使用公司赠送的新奥霉素,抗住了西瓜病毒病,种瓜收入从4000元增加到6000多元。今年,他自己买来新奥霉素喷洒瓜田。

一亩瓜田需用20毫升的新奥霉素两袋,分两次打药,成本14元。虽比化学农药贵些,但与增加的收入相比,可说微乎其微。不过,另一位瓜农王国军不这么想:新奥霉素只能防治病毒病,碰上其他病虫害还得打别的农药,费事不说,七七八八一算,成本就上去了;再说每年的西瓜收购价格并不稳定,所以到底能增收多少,心里没底——王国军觉得,像“乐果”这样“劲大”的高毒农药,似乎更能“一劳永逸”。

农民的想法很现实。为让他们眼见为实、口服心服,程清泉正设想建一片试验田,只用生物农药,看它能不能完全防治住病虫害,同时估算使用生物农药的真实成本。“目前中国生物农药的使用率只有3%-5%,而欧盟达到了30%-40%。”他认定,生物农药在中国的发展空间非常大。

关键还是更新观念

价格是生物农药推广难的主要原因吗?其实不能只算经济成本账,生物农药还有生态、社会效益。这就涉及人的观念转变。

肖亮说,当病虫害大面积发生时,生物农药的效果未必比得过化学农药,但如果转变观念,将“治疗为主”转变为“预防为主”,生物农药就有优势。“欧洲人十分推崇生物农药,我们产品的一半出口去了那儿。”程清泉也认为“观念”是生物农药推广应用的最大障碍。两人都说,在这方面政府应该发挥更多作用。

在卫佛安村的瓜田田埂上,不时有村干部模样的人在巡视,他们一看到陌生人就问:“你是来推销农药的吗?”这是村里新组织的西瓜种植协会的工作人员。协会由瓜农自愿参加,工作人员在收获季节帮着瓜农卖瓜,平时巡视田头,阻止推销高毒农药。

记者碰上了协会副会长杨乾升。他告诉记者,近几年政府对食品安全越来越重视,每到收获季节就派人下来检查,如果发现使用高毒农药,甚至会把整亩瓜田翻掉。当然,如果验收确定为“无公害”,西瓜就能卖更高价格。这成了农民们抵制高毒农药的一大动力。

济源市区有个世纪广场,所有树木都用瓢虫来防治蚜虫,还在草地、树木上喷洒了线虫,防治会蛀空树木的天牛和啃食草根的蛴螬——这里是市民休闲场所,不能喷洒有损环境的农药。

中科院东北地理与农业生态研究所研究员许艳丽告诉记者,以前用化学杀虫剂,杀死蚜虫的同时也杀死了瓢虫等天敌,但任何药物都不可能把虫一个不漏地彻底杀灭,而蚜虫的繁殖能力强于天敌,结果药力过后,蚜虫灾害反而更重。生物防治则能在瓢虫和蚜虫之间建立起新的生态平衡,长期控制蚜虫数量。

尽管每株树木需要放上千只瓢虫,成本十几元,但因为社会效益好,由政府埋单,这里成了一个成功的生物防治示范点。

友情链接